Browsed by
标签:矛盾

不是中国人

不是中国人

早晨天气很冷,又下了点蒙蒙细雨,想着还是别骑车送苗上学。本想开车,无奈最近深圳湾交通改造,拥堵得让人各种酸爽,干脆坐公交车然后过关送学校吧。

很久没在早七点坐公交车,惊讶地发现车上满满当当。我上车的站是第二站,就已经没座位了!车上很多人是坐公交去最近的地铁站,也有很多是和苗一样的双非孩子:有大有小,有些有家长陪,有些则没有,都是赶着去上学。

一位男士估计是没坐到座位,颇感不爽,一路碎碎念,无非是“双非有钱”、“双非活该”之类的。老实说,类似的言语我已经听了几年,再加上最近年纪渐长,多少有些不在乎了。

遗憾的是,这位老兄没完没了,言语已经到“双非不是中国人…”的地步。我实在忍无可忍,爆粗吼回去:“闭上你丫的鸟嘴!”

苗拉了下我的衣服,轻轻地说:“爸爸,不能说粗话,这样不礼貌。”

“……嗯,我会注意。”

……

MD,真TMD!

谁在丑怪?!

谁在丑怪?!

上周五台风天,香港幼稚园停课,本来安排好给苗换被褥只好推迟,今天下午赶去幼稚园换被褥。因为过关人多,通常我都不带苗一起走,放学后她自己坐校车到关口走学童通道过关,然后我再去接她,这次苗非常希望我能带她一起坐巴士回家,昨天叮嘱了很多次,让我带上她非常喜欢的一个玩具小手机,因此换完被褥,请老师把苗带出来和我一起走。

路上苗非常开心,拿着玩具手机假装打电话,边走边玩。我们去超市买了瓶饮料,顺便也买了瓶洗衣液(仅此而已,没有买其他东西,包括奶粉),朝巴士站走去。天气很晴朗,一切都很美好。

这时一位香港朋友从后面拍了一下我的肩膀,我回头看见一位中年男士,水电工人(建筑工人?)打扮,对我说了一通粤语,并且指了苗几下。老实说我完全没听懂他的意思,难道苗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吗?我非常困惑地看了看苗:因为是周一,苗穿的是学校的礼服,正规而整洁;苗正在假装打手机,声音并不喧嚣,我站在身边也听不太清她的声音。

于是我开始全方位自省:“是哪儿不对吗?…… ”这时已经走到前面去的那位香港朋友回头对我们说了句话,我听明白了:“丑怪,丑怪”。

因为给苗换被褥的关系,也算偶有往来深港两地之间,已经习惯了面对各种不耐烦。但是被人无端当面叫“丑怪”还是第一次,感觉非常错愕和震惊,回想起来也时不时觉得愤怒。

我写下这次经历时,为苗将来的生长环境感到忧心。更让我倍感压抑的是,香港近些年来的氛围越来越差,完全看不到有什么改善的希望。

2016-10-28 更新:听同学家长说:去附近几所小学问了双非孩子上小学的事,深圳教育局口头通知了各公立小学(别指望看到正式的书面文件),严禁招收双非儿童入学。香港倒是允许双非孩子入学,然而限定(指定?)了北区的学网。双非孩子像瘟疫一样被两地嫌弃,让人倍感伤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