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rowsed by
分类:香港见闻

记录与香港有关的所见所想,有好有坏。

去高德根幼稚园

去高德根幼稚园

苗的幼稚园和高德根幼稚园有个联合活动,要求早上就到高幼稚园集合。以前从来没去过屯门的幼稚园,感觉有些慌乱。按照惯例,为了避免带着苗在屯门茫然四顾,我又开始踩点。

先是看了网上攻略,一般推荐过深圳湾后坐B3X到屯门市中心,然后转轻轨至“友爱站”或者“安定站”,步行至友爱邨爱明楼即可。开始我也是采纳这个攻略去的,基本没问题。在轻轨站有个维护秩序的大婶主动给我指路(给大婶点个赞,香港还是有很多高素质的人,尤其是年龄偏大的都很不错),原来轻轨只要坐一站即可。最后在友爱邨里转了老半天才找到爱明楼。

但是这条线路如果时间要求比较紧张的话,就有问题:(1)B3X次数不多,等候时间比较长。(2)屯门地区在维护公路,有些路段比较拥堵。

在友爱邨转了转,发现高德根幼稚园就在屯门公园的边上。穿过屯门公园,就是屯门地铁站!经过回程的测试,推荐以下线路其实又快又好:

(1)过深圳湾关口,坐B2P到天水围地铁站。

(2)坐地铁两站,直接到屯门站(也是终点站)。

(3)屯门站B出口,即是屯门公园。

(4)穿过屯门公园,斜对角就是高德根幼稚园。

在友爱邨里闲逛的时候,在一个楼梯上发现一大坨SHI,很大很黄很恶心,被清洁工用警告牌围着,不知道是大陆人留下的,还是港人留下的。

大河不仅仅是大河

大河不仅仅是大河

台湾作家龙应台在香港大学做了个演讲『一首歌,一个时代』,主题大意是一首歌反映一个时代以及对个人成长经历的影响。让人意外的是,在一个互动环节中,现场观众竟然合唱了一小段『我的祖国』(完整视频请点击这里)。

看了视频,非常感动也非常意外。没想到香港现在还有很多人有家国情怀,尤其是港大居然还有这么多年青人会唱这首歌。此举完全刷新了我对香港的认识,看来也不是都仇视大陆。坦率地说,看到现场合唱的时候,我感动得热泪盈眶。

这是件很让人感动的事,然而让人意外的是龙女士事后的回应『大河就是大河』(请点击此处了解全文)。在这篇文章中,龙女士充满了谎言和肆意的扭曲,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:

听众合唱了好几首歌,台湾人用国语合唱《绿岛小夜曲》,香港人用粤语合唱《友谊之光》

要没听错的话,实际上只是龙女士播放了视频而已,现场观众并没有合唱,至少在视频里没听出来、没看出来。这个只能现场观众来指正,我个人认为龙女士疑似撒谎。

…第一个念头就是,这是一首“红歌”,…需要勇气…可是这首歌我没听过

同样疑似撒谎。第一个念头想到这是首红歌,还好意思说“没听过”?龙女士技巧性地打断了合唱,因为要不然的话,后面就会有『这是美丽/英雄/强大的祖国,是我生长的地方』。这不仅仅是描述风景的歌曲,这是家国情怀的歌曲。在中国的土地上演唱这首歌,是件很自然的事,不需要额外的勇气。

…这一半陆人一半港人的场内,各自都有自己坚持的信念和立场…

这是不是可以说龙女士在刻意地暗示、营造陆港对立的氛围?平时就最痛恨这种人,故意放大区别、扭曲观点,人为制造对立。人生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!

…不管在本地政治正确不正确…于是我当场邀请大家一起合唱……我于是让大家合唱的时间拉长一点……

香港师生唱『我的祖国』是完全正确的,有什么可质疑的?

如果不是我眼瞎的话,现场完全是自发合唱的,并不是龙女士邀请大家一起唱。而且正如前面提到的,龙女士技巧性地打断了合唱。这个言论让我觉得龙女士实在很不堪。当时她站在台上内心应该有挫败感和无力感吧?以至于事后慌忙地用这些谎言来掩盖。

…旋律的优美有一种感染力,一会儿就唱开了…

旋律当然优美。世界上优美的旋律还有很多,而引起现场大合唱的,不仅仅是旋律,更是家国情怀。我相信正是这种情怀,让龙女士恐慌了。

……《绿岛小夜曲》,一首包装在爱情里的政治抗议歌……大河就是大河,稻浪就是稻浪罢了

这种奇葩逻辑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。视频中龙女士承认『绿岛』作者亲属已经说这只是爱情歌曲,龙女士非要硬掰。绿岛一定不是绿岛,就算作者亲属出来说也不是,而对一首明显家国情怀的歌曲,评价却是『大河就是大河』?还『罢了』?

也许龙女士真没听过『我的祖国』,不过不要紧,现在去听一听或者看一看歌词也不晚。有一点是明确的,龙女士如果一直带着这种畸形的思维,那她永远无法理解家国情怀,永远无法理解为什么会热泪盈眶。在我们心里:

大河不仅仅是大河,稻浪绝不仅仅是稻浪

谁在丑怪?!

谁在丑怪?!

上周五台风天,香港幼稚园停课,本来安排好给苗换被褥只好推迟,今天下午赶去幼稚园换被褥。因为过关人多,通常我都不带苗一起走,放学后她自己坐校车到关口走学童通道过关,然后我再去接她,这次苗非常希望我能带她一起坐巴士回家,昨天叮嘱了很多次,让我带上她非常喜欢的一个玩具小手机,因此换完被褥,请老师把苗带出来和我一起走。

路上苗非常开心,拿着玩具手机假装打电话,边走边玩。我们去超市买了瓶饮料,顺便也买了瓶洗衣液(仅此而已,没有买其他东西,包括奶粉),朝巴士站走去。天气很晴朗,一切都很美好。

这时一位香港朋友从后面拍了一下我的肩膀,我回头看见一位中年男士,水电工人(建筑工人?)打扮,对我说了一通粤语,并且指了苗几下。老实说我完全没听懂他的意思,难道苗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吗?我非常困惑地看了看苗:因为是周一,苗穿的是学校的礼服,正规而整洁;苗正在假装打手机,声音并不喧嚣,我站在身边也听不太清她的声音。

于是我开始全方位自省:“是哪儿不对吗?…… ”这时已经走到前面去的那位香港朋友回头对我们说了句话,我听明白了:“丑怪,丑怪”。

因为给苗换被褥的关系,也算偶有往来深港两地之间,已经习惯了面对各种不耐烦。但是被人无端当面叫“丑怪”还是第一次,感觉非常错愕和震惊,回想起来也时不时觉得愤怒。

我写下这次经历时,为苗将来的生长环境感到忧心。更让我倍感压抑的是,香港近些年来的氛围越来越差,完全看不到有什么改善的希望。

2016-10-28 更新:听同学家长说:去附近几所小学问了双非孩子上小学的事,深圳教育局口头通知了各公立小学(别指望看到正式的书面文件),严禁招收双非儿童入学。香港倒是允许双非孩子入学,然而限定(指定?)了北区的学网。双非孩子像瘟疫一样被两地嫌弃,让人倍感伤痛。

与苗的对话

与苗的对话

今天苗开学,早上心情很激动,早早就起来了。象往常一样,骑自行车驮着苗去深圳湾关口集合。

路上一般都和苗有说有笑,轻松快乐,然而今天苗忽然问了一些问题,让我心情十分唏嘘:

“爸爸,我以后能在深圳上小学吗?”

“恐怕不能。。。”

“为什么不能在深圳上小学?”

“哦,因为深圳这边的学校不允许招收香港的小孩。。。”

“那我是香港小孩吗?”

“嗯,是的。。。”

“那哥哥是大陆小孩吗?”

“啊,哥哥是大陆小孩。”

“为什么我不能是大陆小孩呢?”

“。。。大陆只允许一家生一个小孩,所以我们当时就跑香港生你了。。。”

。。。。。。

现在也没别的想法了,只希望苗能健康快乐地成长。

120周年

120周年

周末带孩子们去香港玩,其中一项就是慕名已久的山顶缆车。坦率地说,在大太阳底下排队晒一个多小时,再坐三分钟缆车,虽然沿途山顶的风光不错,但还是觉得十分乏味。个人觉得山顶缆车是一个『可以坐一次、没必要坐第二次』的项目。

而让我颇有感叹的是在山顶看到的一张宣传画:山顶缆车居然已有120年历史!沧海桑田之感油然而生。如果将其比作一部作品,这也算打磨百年,完全够格“工匠精神”了吧。就我从事的IT行业来说,有没有百年历史?目前有什么软件、通信项目能存活百年?

昨天经历的另一个百年项目是“天星小轮”,我非常喜欢,尤其喜欢那种有点破、有点旧的环境,时光都停止了,在繁华的维港悠闲地飘几分钟,感觉真好。

办理回港证

办理回港证

小苗的回港证(就是红本那个)下个月月中到期,不过考虑到想带小苗回老家过暑假(游泳、爬山、各种爽),实在不想中途再回深圳一趟,因此决定这个月就把事给办了。

1、资料

先说一下办证的一些必备资料以及相关细节:

(1)自己的港澳通行证。

(2)过关时打印的小标签,就是说明入境时间、停留时间的那张小纸条(网络上的大部分资料没有提到这个,事实上这个是要求的。当然也可能不同事务处或者办事员要求有差异)。

(3)小孩的原回港证、回乡证(网络资料同样没有提到回乡证,但我遇到的办事员要求检查回乡证)。

(4)小孩的照片、出生纸(有身份证亦可)。

(5)小孩的学籍表(如果没有在港入学,则需要另外填一个副署人的表,貌似没要求是港人,因此应该大陆人也可以,具体还是问事务处吧)。

(6)现场会要求填一张资料表,入境处贴了模板,照着填就好了。

(7)以上资料都无需复印,现场办事员自己会复印。

(8)办证费用是港币140元,请注意现场只接受现金或者刷“易办事”,不接受信用卡、银联、银通、八达通等各类卡。

2、流程

(1)首先是预约。在“香港政府一站通”网站,预约申请旅行证件即可。可以预约当日起24日之内的时间。建议及早预约,尤其是寒、暑假期间,几乎每天都是满满当当的。预约时登记出生纸,选择合适的时间和合适的入境事务处即可。

(2)提前大约半小时到入境事务处拿筹。太早了也没用,不会给派筹。比如预约的10点,大约9:30到即可。

(3)拿筹同时会给一张资料表填写,然后等着叫号。

(4)叫号后到相应的位置办理,主要是检查各类资料原件,办事员自己复印必要的资料。这个环节完事后,办事员会告诉到某个窗口前等待叫名字交钱。

(5)等着叫名字、交完钱,直接就能拿到新回港证,所有流程结束。如果资料都准备好、一切顺利的话,在入境事务处大约只需要半个小时左右。

3、入境事务处

作为一名标准大陆人,操一口标准南方普通话(没有香港同胞经常嘲笑的儿化音),我其实是比较怵去香港办事的。香港那曲折的小径、销魂的鸟语、高冷的白眼、迷一样的城市丛林,让我每次去都有莫名的恐慌感。由于办理回港证要求小孩必须亲自到场,为了避免出现带着孩子在香港街头四顾茫然的悲剧性场面,我决定先踩点,先比较一下大陆朋友们喜闻乐见的入境事务处,然后再决定最终预约。

从深圳湾出发的话,元朗入境事务处、西九龙入境事务处等经常被提及。而如果是从福田或者罗湖出发的话,可能其他事务处(比如火炭入境事务处)更合适一些。

这里说点题外话,网络上的一些资讯有很多问题:

(1)过时。比如西九龙入境事务处实际上已经不在油麻地了。

(2)无用。可能某些攻略是妈妈们写的,如果你对地形比较熟悉,自然很有帮助,如果你和我一样初到宝地,估计仍然会一头雾水。比如某些魔幻性的描述“沿着车流走两个路口,右拐。。。”,事实证明没有包含某些曲折小径的路口,而且诸如“右拐”、“左拐”之后,还有一大段弯曲的路要走,一时半会没找到,实在让人忐忑不安。作为一名工科男,我将给出理性的地图来描绘路线,一图胜过千言万语,真正的简约而不简单。

(3)混乱。有些人给出的建议实际上是办理回乡证,而不是办理回港证。我觉得这些人可能就是网络传说的“回帖不看帖”人士。

3.1、元朗入境事务处

这个是最近、最方便的事务处。然而在寻找的过程中,我简直是一头包啊。

先被高德地图给坑了。高德地图中的B2线路绕道了天水围(这坑太深了)!当B2到达元朗终点站时,我还在迷惑怎么没看到天水围呢?并且回程高德地图居然给出了个非B2的线路,事实证明回程其实也是可以坐B2的。

然后就是被我手抄的网络攻略坑了。当我的华为手机搜索不到GPS信号,当我在善良的香港人民给出的指引下来回绕了几个圈(当然,这完全是语言不通导致的误解),当我顶着大太阳走过一个路口、两个路口……左拐……右拐……之后,突然看到“富达广场”,我的内心无比激动!

啥也不说了,说多了都是泪,请直接看下图。

元朗入境事务处地图
元朗入境事务处地图

简要说明几点:

(1)来回都可以坐B2!蓝色是去程,绿色是回程。

(2)同样一条路,在青山公路这边叫“谷亭街”,在青山公路那边叫“大棠路”。这点对来自落后的深圳地区的我们来讲,尤其难以理解。

(3)大棠路是弯曲的,不过不要紧,沿着它一直走,直到在右手路边看到“富达广场”即可。

3.2、西九龙入境事务处

可能是暑假的原因,元朗事务处里人比较多,因此我决定继续踩点西九龙。这个点可能是走路最多的一个点,原因就在于从尖东到尖沙咀这段挺长、而且需要走路。

基本路程:(1)从深圳湾坐B2P,第一站下,到达天水围地铁站。(2)坐西铁(红磡方向)至尖东。(3)出闸口但是不出地铁站,沿着指示,步行至尖沙咀站B2出口。(4)沿金马伦道、加拿分道至金巴利街即可。如下图所示:

西九龙入境事务处
西九龙入境事务处

这个事务处的人也比较多。

3.3、沙田入境事务处

当我上网预约的时候,悲催地发现:上面两个事务处全满!只能预约到沙田入境事务处!此事充分说明:干活要乘早,拖延症害死人。不得已,再次走上踩点的旅程。

这个事务处是如此遥远,仅仅在地铁里就要度过漫长的一个多小时。同时,它又是如此的醒目,居然在一个政府大楼里,也就是“沙田政府合署”,沿路都有路牌指示,想迷路都不太可能,因此完全不需要上述地图指引。

基本路程:(1)从深圳湾坐B2P,第一站下,到达天水围地铁站。(2)坐西铁(红磡方向)至终点红磡。(3)步出西铁车门的一刻,你就能看到对面的东铁(罗湖方向),走过去,坐下来,到“沙田”站下,从B出口出。(4)沿着人行道、看着路标“沙田政府合署”的指示走即可。

再跑跑题。我在政府合署旁边的一个商场内发现了IKEA!作为深圳IKEA的常客,我兴冲冲地溜达过去参观一下,天呀,SO TINY!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。

4、注意事项

排队的时候要保持好队形,避免被人误认为是插队。

如果你能操一口流利的白话,恭喜你,你完全可以和办事员谈笑风生。如果你和我一样只会说普通话(还好,是南方普通话),请保持低调、请保持同理心,紧紧地盯着显示屏,竖起耳朵仔细听广播。

最重要的是照顾好自己的小孩!

抵制何韵诗!

抵制何韵诗!

以前不知道这厮是干什么的,看到报道是个港独女艺人。大概是没什么名气,一直靠政治话题秀存在感。最近的事件大概是大陆人反对兰蔻产品用这厮做代言(或者商业活动),结果这厮开始煽情,开始“受压迫”了,香港一群人又跳出来说“大陆践踏自由”。

其实秀存在感本来也无所谓,只是实在难以理解:为什么香港人反大陆,就是民主正义的表现?而大陆人反对港独,就变成了强权、压迫、霸凌?大陆人就没有表达自己意见的自由?

大陆有很烂的地方,可以骂。香港有很好的地方,值得学习。但是,港独滚一边去!

为此我要大声疾呼自己的意见:抵制何韵诗!抵制港独!

更新:李嘉诚儿子的公司公开力挺港独艺人,请点击新闻链接

双非儿

双非儿

早上在新浪看到一篇双非孩子上学的报道,顺便也看了评论区的评论,内心五味杂陈。

是的,我们家里老二(苗苗)也是一位双非儿童,所以我非常理解报道中家长的心情和困窘,同时也对评论区的一些冷血评论感到愤怒和悲哀。我已经一把年纪了,经常告诫自己不要太执着、不要太生气,什么事情都要看开点,但这些风言风语实在压抑不住自己的心情。

为什么要去香港生孩子?深圳南山各街道办超生罚款三十几万人民币,去香港生只需花费几万港币。这就和奶粉一样,一个有三聚氰胺,一个没有三聚氰胺,这些都是不难做出决定的选择。

网上“占深圳便宜”的言论,让人极其愤怒!我们每年都交十几万的税,养老金也是自己交,究竟谁占便宜了?更重要的是,一个国家、政府甚至人民,居然视自己的孩子为累赘、负资产,亘古未有!怎么去教育这些”不应该存在的”孩子去爱这个国家?

我要特别感谢香港政府!当初要是没有香港,我们就不会生下苗苗,现在也会少了很多的欢乐。虽然现在有陆港矛盾,有诸多限制,香港政府至少还是采取了一些措施(当然,其中部分措施涉嫌歧视,同样让人反感),考虑了双非家庭的特殊情况。对比之下,我实在不想对内地再多说什么了。

我对强国梦之类的东西没太多理解,也不感兴趣。我唯一能做的是尽力养活自己的家庭,让孩子们健康快乐的成长。如果将来苗苗能看到这篇blog,我希望她首先要感谢自己的妈妈,要是没有妈妈的坚持,她不会来到这个世界。另外,我也希望她长大后能为香港做一些贡献。

如果说我对内地还有一些期许的话,那就是少一些戾气、多一点人性,少做一些梦、多干一点实事。